浑身都是优点(中篇连载四)徐玲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向下

浑身都是优点(中篇连载四)徐玲

帖子  昔我往矣 于 2014-01-01, 11:57

优点七:代老师上音乐课

狼叫
  音乐课铃声刚响,班主任李老师就雄纠纠气昂昂地走进音乐教室,宣布道:“音乐老师外出听课去了,这节课由我来代,大家排队回教室吧。”
  “啊?”女生们怀疑自己的耳朵。
   男生们可高兴坏了,“耶”“耶”地叫个不停。
   女生们个个喜欢上音乐课,男生们个个讨厌上音乐课。用奚立的话说,音乐课干脆可以叫女生课,体育课可以叫男生课。
   钱一凡既不喜欢上音乐课,也不喜欢上体育课,奚立就说他不男不女。钱一凡不理他,说要是学校开设美食课,专门叫如何品尝美食品,那该多棒!
   同学们被李老师从音乐室领回了自己教室。
  “请同学们把语文练习册打开,这节课我们做练习。”李老师很不客气地说。
   下边窃窃私语,表示不满。
   李老师随手抓起一把短尺敲讲台:“安静。”
   蒋小雨突然站起来:“李老师,我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  “嗯,善于提问是好学的表现。”李老师对蒋小雨说,“你问吧。”
  “我想知道,什么叫‘代课’?”蒋小雨扶着眼镜架一本正经地问道。
   这个问题太简单了,太没有水准了,以至于同学们都笑了。
  “我来回答。”李老师刚想说话,路博士站起来,抢先说,“代课的意思就是代别人上课。”
  “很好。”蒋小雨说,“那么,今天李老师是代谁的什么课呢?”
  “代音乐老师的音乐课呀!”路博士笑话蒋小雨,“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?”
  “很好。”蒋小雨继续说,“既然是代音乐老师的音乐课,李老师就不应该上语文课。”
   路博士一向自称博士,这回却找不到话说了。
   同学们纷纷议论起来。
  “荒唐!” 李老师眉头一皱,瞪一眼蒋小雨,“你的意思是叫我这个语文老师给你们上音乐课?”
   蒋小雨肆无忌惮地点头,然后坐下。
  “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喜欢给你们上语文课啊?”李老师严肃极了。
   同学们你看看我,我瞧瞧你,不说话。
  “是的,你喜欢上语文课。”又是蒋小雨。
  “笑话。”李老师的眼珠子都快弹到蒋小雨脸上了,“我坐在办公室里喝喝茶不舒服吗?难道偏要给你们上课才舒服?”
  “关键问题是你没时间喝茶,教导处安排你代课。”蒋小雨说,“依我看,以前的代课都代错了,从今天开始纠正吧,现在,我们可以去音乐室吗?”
   李老师气得脸色刷白。
   同学们很安静,不敢说话也不敢动。
  “李老师,其实你不用担心。”蒋小雨似乎没有察觉到李老师很生气,“你不会上音乐课没有关系,我们自己会给自己上。要不,我们不去音乐室了,就在这儿上吧。”
   李老师不说话。
  “干脆,我来领大家唱歌。”蒋小雨的脸皮够厚的,“李老师,你可以回办公室喝茶了。”
    李老师气乎乎地环视同学们,然后对蒋小雨说:“那好吧。”
    说完,她大步流星出了教室。
   “耶!”几个女生兴奋地叫喊。
   “唉!”一群男生叹气。
   “叹什么气?”尤蓝冲一旁的钱一凡说,“是不是语文课比音乐课有趣呀?那好,你做你的练习册去吧!我们唱歌。”
   “对!”蒋小雨出现在讲台前,“我们唱歌。”
  “噢!噢!”男生起哄,有的还装腔作势捂住耳朵,也有的下棋、看书,郑光时这个书呆子居然做练习册!
蒋小雨懒得管他们。
  “全体女生起立。”蒋小雨把眼镜架扶正,严肃得像个老师。
   女生们齐刷刷站起来。
  “我们把上次学的歌曲复习一遍。”蒋小雨有模有样地指挥,“牛儿还在山坡吃草!预备——唱!”
  “牛儿还在山坡吃草,放牛的却不知道哪儿去了……”女生齐唱。
   男生们都装出不想听和受不了的样子。越是这样,女生们的嗓门就越大,歌声都快把屋顶撑破了。
一曲终于结束。
   蒋小雨对女生们的表现很满意,对自己的表现就更满意了。不过,她对男生们的表现很不满意。
  “男生,”蒋小雨学着李老师的样子用短尺敲讲台,“安静。”
   男生们慢慢安静了。
  “我们女生刚刚歌唱得怎么样?”蒋小雨很神气地问,“哪个男生来评价一下?”
   男生们交头接耳。
  “我来说。”奚立噌地站起来,“刚刚你们在唱歌的时候,我听到了狼叫。”
  “我也听到了!”钱一凡嚷着,“很多狼!”
  “怎么会呢?”蒋小雨一脸疑惑,“大白天的,怎么会有狼?再说,我们这儿是城市,不是山里。”
   下面有男生笑。
  “哦……”蒋小雨做了个猪脸,“你们是说我们女生唱歌像狼叫?”
   男生们笑得更放肆了。
  “好哇!”蒋小雨气愤极了,“我们女生歌声嘹亮,你们说是狼叫。我跟你们没完!”
   男生们不笑了,说实在的,他们都有点儿怕蒋小雨。他们背地里不叫她蒋小雨,叫她蒋老虎。
  “奚立!”蒋小雨冲到奚立身边,“我要把你当驴骑!”
  “我说错了,我说错了。”奚立连忙讨饶,“你们刚刚唱歌的时候,我都陶醉了呢!”
 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蒋小雨乐了。
  “小雨,”叶粒子走过来拉她的衣服,“我觉得李老师现在一定很难过。”
  “为什么难过?”蒋小雨搞不明白,“没上到语文课就难过?她自己不是说了吗?坐在办公室里喝茶多舒服。”
  “我们去看看她,好吗?”叶粒子几乎是哀求的。
  “为什么要去看她?我们的音乐课还没上完呢!”
   蒋小雨说完,又跑上了讲台。这回,她不允许男生捂耳朵,也不允许他们下棋和看书,就连做作业都不允许。
   男生们只好跟着唱:“牛儿还在山坡吃草……”

昔我往矣
管理员
管理员

帖子数 : 916
注册日期 : 12-01-02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