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大要和清华坐(中篇连载四) 徐 玲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向下

北大要和清华坐(中篇连载四) 徐 玲

帖子  昔我往矣 于 2014-01-07, 06:23

五、有特意功能的辛老师

数学老师辛老师有一个习惯,就是每次走到教室门口不着急进来,而是静立三到五秒钟,才进来。
在这三到五秒钟里,他的动作是:身体像墙壁一样笔直,表情像包公一样严肃,眼睛像探照灯一样扫来扫去。
这三到五秒钟,他的用意是给学生一个下马威,让他们意识到即将上课,快把心思收回到课堂上。
这么做从表面上看的确管用,因为同学们在“探照灯”的注视下,多少会给自己一点儿约束,摆正姿势迎接上课。但是,对小部分“老油条”来说,其实是没多大作用的。比如公苏鲁,他表面上跟大家一样坐得人模人样,心里却惦记着自己口袋里的玩具和桌肚里的零食。
三到五秒钟结束后,辛老师保持着挺拔的姿势,从门口走向讲台。虽然只有短短的五六步路,但他每次都走得很认真,很潇洒,在大家注视的目光里,模特儿似的光彩夺目。
每当这个时候,盛小林的胸中就会涌起一种激动:我将来也要做个老师,也要像辛老师一样神气地走进教室,接受大家的注目礼。
可是,当开始上数学课,那些眼花缭乱的数字搅得他脑袋发胀的时候,他就会不负责任地对自己说:算了吧,当什么老师嘛,自己都不会,怎么教学生呢?
辛老师看上去很严肃,什么都不说,在黑板上写道:小数的性质。
他上课跟戴老师完全不一样,戴老师喜欢绕弯子,他喜欢开门见山。
辛老师说:“通过前面的学习,我们已经能够准确地读出小数,也能够比较小数的大小了,今天我们要掌握的是小数的性质。”
说完,辛老师演示课件,大屏幕上出现一行字:

请比较0.1米、0.10米、0.100米的大小。

公苏鲁第一个举手。
“很好,这么快就有答案了。”辛老师向他点点头,“请你站起来说吧。”
公苏鲁屁股一弯,站起来说:“老师,我早上吃多了。”
辛老师感到莫名其妙,他实在没有本事把公苏鲁的回答和大屏幕上问题联系在一起。
同学们也都摸不着头脑。
公苏鲁掀掀屁股说:“我想上厕所。”
原来如此。
同学们笑话他。
辛老师不假思索地说:“上厕所是大事情,我不能阻止你去做。你去吧。”
公苏鲁抓起数学练习本冲出座位,猴似的。
“回来!”辛老师在后面喊。
跑到门口的公苏鲁夹紧大腿转过头,一脸苦相。看样子他是憋急了。
辛老师看看公苏鲁手里的数学练习本,摇摇头,从自己裤兜里掏出一包纸巾,塞给他。
公苏鲁感动地说:“谢谢,我一定好好使用它,绝不浪费。”
说完,箭一般夺门而出。
“辛老师口袋里也放纸巾?”南初西惊讶得不行,“原来他也是个讲卫生的人。”
“也是一个浪费资源的人。”曹北大坚持认为每天用纸巾是浪费资源的表现。如果每个人像他一样吃完饭不用纸巾擦嘴,出了汗用衣袖抹一下,大概会节省许多资源吧。
看公苏鲁解决问题去了,辛老师从另一只裤兜里掏出一包纸巾,问道:“还有谁早上吃多了?随他一起去吧。”
没人接话,没人站起来。
“你说,辛老师裤兜里藏了多少纸巾?”南初西一愣一愣地嘟哝,眼睛努力地盯着辛老师的裤兜,仿佛要穿透布料看个究竟。
曹北大不接他话。
继续上课。
盛小林被指名发言,就是回答大屏幕上的那个问题。
只见盛小林左手抓耳朵,右手挠腮帮子,“嗯啊”了半天吐不出清晰的字。
面对那三个相似的小数,他的脑子一片混沌。
“一样。”隔开一个过道的曹北大小声提醒道。
可是盛小林没有听清楚。他把脸侧过一点,企盼曹北大再说一遍。
曹北大捂着嘴巴又说了一遍:“一样。”
这次盛小林听清楚了,他大大方方地挺了挺胸膛对辛老师说:“一样。”
这一切都被辛老师的“探照灯”探进去了。
“为什么一样呢?”辛老师追着问。
盛小林火速坐下。他祈祷这个问题是抛给大家的,而不是给他的。
谁知辛老师不放过他,望着他说:“请你接着回答。”
盛小林两腿发软,站都站不起来。好不容易站起来了,又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一个劲儿瞟曹北大,希望能得到启示。
曹北大不吭声。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比较复杂,三言两语说不明白。
盛小林心里没答案,其他同学心里有答案。徐清华、陈强、刘莲他们的手都举酸了。
辛老师走到盛小林身边,拉住他的手臂说:“你来,我教你。”
盛小林被领上讲台。
辛老师请他站在大屏幕边上,一边演示课件一边慢慢地讲解:“0.1米=1分米;0.10米=10厘米;0.100米=100毫米。1分米=10厘米=100毫米。所以,他们是一样大的。”
同学们全神贯注地听着。
“哦,我知道啦!”盛小林激动起来,“我懂啦!”
辛老师高兴地点头,请盛小林下去坐好。
正在这时候,公苏鲁一阵风似的飘进来了,手里的数学练习本不见了。
“嘿嘿。”他笑眯眯地坐下,捡了便宜似的。
大屏幕上出现三个数:0.1 、0.10、0.100。
辛老师问道:“这三个数,从左往右看,小数末尾有什么变化?”
“后一个数比前一个数多了一个零。”公苏鲁抢先回答。
“小数大小有变化吗?”辛老师又问。
公苏鲁继续抢答:“后一个数是前一个数的10倍。”
“哈哈哈……”同学们笑起来。
公苏鲁瞪大眼睛环顾四周:“我说错了吗?不会吧。这个问题这么简单……”
徐清华用书敲一下他的后背:“你早上吃多了,所以脑筋不好使。”
公苏鲁一个劲儿抓头发,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三个数是一样大的。
“既然这三个数是一样大的,那你们能得出什么结论?”辛老师问。
大家举起手来。
辛老师的“探照灯”依旧落在公苏鲁脸上。
“报告老师,我早上吃得实在是太多了,太多了呀。”公苏鲁抱住肚皮说。
辛老师很好说话:“那你再去一趟吧。”
说完他给他一包纸巾。这是第二包。
公苏鲁捂着肚皮跑出去。
南初西被请回答问题。她说:“我以前以为零越多数字越大,比如说1000比100大,100比10大。现在我知道了,不能光看谁的零多,因为有的时候不是零越多就越大的。”
“有道理。”辛老师说。
曹北大说:“我得出的结论是,小数的末尾添上零或者去掉零,小数的大小不变。”
辛老师向她竖大拇指:“这就是小数的性质。”
过了一会儿公苏鲁回来了,一副轻松得不得了的模样。
下课的时候,公苏鲁不出去玩,而是一会儿摸口袋一会儿又摸口袋。
辛老师走过来俯下身说:“我今天早上也吃多了,我也要解决问题。”
公苏鲁想笑,心想你是老师,居然学我说话。
“你把两包纸巾还给我吧。”辛老师说。
“都在……厕……厕所里……冲走啦。”公苏鲁有些结巴。
“在你口袋里。”辛老师说。
“啊!”公苏鲁吓一跳,突然发现辛老师的眼睛充满一种神奇的力量,仿佛有特异功能。
他是怎么知道的?其实公苏鲁第一次用了数学练习本而没用纸巾,第二次根本就是假装上厕所。
同学们围过来。
公苏鲁战战兢兢地掏出两包纸巾。
大家对辛老师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“连探照灯都照不出口袋里有什么,辛老师的眼睛居然做到了。”徐清华感慨道。
其实辛老师的眼睛哪儿有什么特意功能,只不过他善于观察,善于动脑筋罢了。

昔我往矣
管理员
管理员

帖子数 : 916
注册日期 : 12-01-02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